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要闻 民生 社会 理论 时评 文化 教育 旅游 娱乐 体育 图闻 专题 工业园区

□许静波

“简剧场”是利用所有可以使用的表演空间,精简灯光、舞美、道具,以戏剧最基础的语言和肢体来构建假定性的场景,力求和观众有更加直接和紧密互动的剧场艺术。“简剧场”兼具空间的灵活性与表演的艺术性,成本较低,便于推广,可以作为苏州戏剧破局的一个思考方向。

戏剧是一种根植于剧场的艺术,几次戏剧史上的重要变革往往和剧场联系在一起。19世纪末20世纪初欧洲小剧场运动的兴起带来了灵活多元、实验先锋的戏剧风格;环境戏剧打破了镜框式的剧场,从而实现了更加丰富的舞台空间表达;后剧场戏剧则展现了去文本化解构性的戏剧潮流。然而,剧场并不是一个飘浮在空中的抽象概念,任何关于剧场理论的变革都是基于当下现有的技术与空间可能。

在当下中国的城市中,往往拥有作为城市地标建筑的大型剧场,但是这些剧场的演出容量有限。小剧场建设除了北京、上海等几个有限的城市外,往往又比较匮乏。在大力推进城市文化建设的今天,即便是投资相对较少的小剧场,也很难迅速增加数量,故而也就难以提升戏剧作品的供给量。“简剧场”可以成为一种缓解目前剧场数量不足问题的尝试。

传统的剧场需要有主台副台、庞大的幕顶空间、为数众多的吊杆、功能复杂的灯光、制作精细的景片,甚至需要升降、旋转、多层舞台。然而在戏剧诞生之初,那些原始先民们在祭祀的高台上,在休憩的篝火旁,在传承的图腾前,用肢体、用语言模仿现实世界时,他们拥有怎样的舞台,有着怎样的舞美技术?抗战时期,在武汉的街头,在重庆的街头,那些街头戏剧又有着多大空间、多好的条件?

从本质上讲,万物皆媒,一切空间都可以成为艺术与受众的链接。“简剧场”就是利用所有可以使用的空间,精简灯光、舞美、道具,以戏剧最基础的语言和肢体来构建假定性的场景,力求和观众有更加直接和紧密互动的剧场艺术。

首先,“简剧场”有着强大的舞台适应性。社区广场、建筑大厅、古街戏台、园林亭榭、咖啡馆、画廊、博物馆,甚至一段楼梯、一条廊道、一个挪开座椅围成的临时空间,都可以作为演出的舞台。这些空间可以是封闭式的,也可以是开放式的;可以是永久性的,也可以是暂时性的。这样一来就可以大大提升剧场的数量。

其次,“简剧场”可以和其他活动完美结合。正因为“简剧场”不是正规剧场,所以无法像正规剧场那样进行动辄两小时的演出,往往时间限定在半小时之内,以小品或独幕剧为主。可以配合其他艺术、科普或者商业活动开展演出,如上海喜紊乐鉴剧团曾经和上海自然博物馆合作,为参观的小朋友们送上了名为《鲸的巡游》的科普互动剧。现场几乎没有任何的布景,只是依靠演员的表演以及与小朋友的互动完成演出,也达到了科普的目的。

再次,“简剧场”可以和观众有更强的互动性。“简剧场”本来就不是剧场,而是嵌合在生活中,表演就在观众之中,彼此之间几乎没有隔阂。因此,“简剧场”的表演会有更强的沉浸感。像“麻花”即兴的很多表演,都是最朴素的舞台,通过和观众的互动游戏推出。

最后,“简剧场”可以有较低的演出门槛。“简剧场”需要的演员较少,舞台技术成本较低,合成难度不高,转运通勤费用有限,一辆普通的私家车就可以实现剧组巡演。这些优势让新人新作有了相对容易的演出机会,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扩大演出市场,培育观众和养活戏剧人。

但是,“简剧场”不是简陋戏剧的别称。实际上,在社区晚会、中小学戏剧比赛、企业年会等场合中,有非常多的戏剧作品在上演。然而这些剧作往往缺乏艺术性,并不能算得上“简剧场”。“简剧场”看似简单,实际上难度却很大。因为在演出的过程中,舍弃了灯光、舞美、音效等外在炫目的效果,而集中到最初的语言和肢体的硬功夫上,反而是最考究功力的表演方式。

英国TNT剧院曾多次前来中国巡回演出。笔者曾在苏州文化艺术中心观看其推出的《麦克白》一剧。虽然是在大舞台上演,但这是一个标准的小剧场,甚至是“简剧场”的作品。基本就是类似于中国戏曲式的一桌两椅,场景简单,比如女巫的住所是用演员的肢体构建而成。在这种极简的舞台设计下,演员超强的表演实力与台词功底将观众的注意力吸引到莎士比亚最本真也最华丽的戏剧台词中来。这是洗去铅华之后,戏剧最原初的魅力。

艺术水平的高低是“简剧场”和简陋戏剧之间的界限。如何判断艺术水准虽然见仁见智,但在推广初期,专业剧团、专业演员和专业作品基本可以保证“简剧场”的艺术水准。“简剧场”是专业戏剧创作,而不是群众文艺演出。需要让普通观众明白,

原来“简剧场”不是随便划块地方,像广场舞、纳凉晚会那样娱乐性质的联欢,而是必须严肃对待的剧场艺术形式。要想推广“简剧场”,就必须在上述“三个专业”基础上发现、创作以及打磨出标杆性作品。该有的艺术创作流程,比如采风、排演、合成、打磨、轮演等,一个都不能缺少。

“简剧场”的作品需要具有一定的思想深度——虽然简洁,却不简陋;虽然贴近,却不浅薄。1982年,林兆华导演的《绝对信号》成为中国小剧场艺术的开端,那么“简剧场”也需要有自己的“信号”,才能向戏剧世界宣告自己的呱呱坠地。

当然,目前很多的演出实践具有“简剧场”的因素。现在风行的“快闪”就有“简剧场”的“无处不为剧场”的元素,而上海的上生·新所、上海博物馆、上海自然博物馆等场馆也常开办“简剧场”性质的演出。只是这些演出往往被冠以“小剧场”之名,但是演出的条件和形式,与传统的小剧场其实并不类似,反而用“简剧场”可以进行理论的概括。

目前,上海的演艺新空间已经授牌了63家,文化创意产业园区也达到了137家,这些演出场地都可以成为“简剧场”实践的平台。目前,苏州正在进行江南小剧场建设,同样也可以借鉴这样的思路。

首先,在苏州建设专业的话剧团,打磨出精品“简剧场”作品作为推广标杆;其次,在各种可能的演出空间开展“简剧场”实践;再次,欢迎民间剧团参与,甚至举办相关的展演评比活动促进市场成熟;最后,对“简剧场”的相关理论进行研究。

需要注意的是,推广“简剧场”,并非排斥专业舞台戏剧,而是我们的戏剧演出必须形成高低搭配、大小相间的多层次、多类型、多风格的生态体系,只有这样才能夯实苏州戏剧市场的基础。

小剧场不小,“简剧场”不简。每一个细节,都决定着文化苏州大市场的繁荣与兴旺。

★作者为上海戏剧家协会会员,苏州大学传媒学院副教授。编剧作品《天地玄黄马相伯》《子规血》《大明崇祯五年纪事》《山河无恙》等被搬上舞台,获得国家艺术基金及上海剧协多项大奖。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梅开眼笑
春运今结束 防疫不落幕
晒芳华 迎“三八”
好事成双
春意闹
欢度“三八”妇女节
护士被强奷系列视频